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新聞中心 ? 行業新聞 ? 許立榮:加快船員勞動關系專屬立法

許立榮:加快船員勞動關系專屬立法

2019-03-13 09:08:30 點擊數:

湖南海知園船舶管理有限公司新聞

上海代表團許立榮代表關于加快船員立法支持航運強國建設的建議。

黨的十八大作出了建設海洋強國的重大部署,2018年11月初,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指出,經濟強國必定是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。船員在建設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,推進“一帶一路”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,是國家重要戰略資源。2018年12月3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巴拿馬訪問時,與中遠海運“玫瑰輪”船長通話,慰問了全體船員,并勉勵廣大船員為促進國家航運事業和全球貿易繁榮做出更大貢獻,充分體現了習總書記對船員人才隊伍的深切關懷。加快推進船員立法,是培養滿足國家戰略需要的船員隊伍,促進船員依法管理、科學發展的重要基礎,對推進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。

一、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對船員隊伍持續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

海洋運輸,是國際貿易中最主要的運輸方式,國際貿易的90%是通過海運方式完成的。船員作為海運業的直接從業者,肩負著保障海上運輸、促進貿易繁榮的神圣職責。目前,我國有注冊船員148萬人,船員資源后繼乏人,難以滿足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戰略新的要求,是航運強國建設未來發展的瓶頸。

1.船員隊伍發展現狀與航運強國建設需求不相適應

在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戰略指導下,我國航運業加快步伐,持續做強做優做大,海運船隊規模已穩居世界前三,行業引領力和話語權日益提升。然而,與之相應的船員隊伍卻呈現不可持續發展態勢。一方面,從年齡結構來看,近三年我國持有國際航行海船適任證書海員中,20-30歲區間的比例由50%下滑到43%;30-40歲區間的比例由26%增加到31%;40-50歲區間的比例由16%上升到18%,50-60歲區間的比例由6%上升到7%;從職務結構來看,三副、三管輪等年輕高級船員數量近三年降幅較大,其中三副降幅達29.3%,三管輪降幅達31.3%;另一方面,中國遠洋海運抽樣分析結果顯示,應屆畢業生一年以內流失率高達30%,5年則高達65%,同時,近年我國航海類專業招生人數呈現斷崖式下跌,由2011年的4.39萬人急劇下降到目前1.38萬人,降幅高達68%。導致這些變化的原因,主要是由于船員收入越來越不具有競爭力、影響家庭生活、職業艱苦危險等,使年輕人從事航海職業的意愿越來越弱。航海人才專業性強,按最快晉升速度,高校畢業生做到船長也需要9年左右,行業平均則需要11-12年。專業性決定了船員培養是一項長期系統工程,如果無法補充新生力量,一旦人才結構老化甚至斷檔,將持續影響航運強國建設進程

2.我國船員立法與高度開放的航運市場格局不相適應

為建設一支滿足國家戰略需要的船員隊伍,迫切需要我們從國家長遠發展和戰略高度出發,做好船員隊伍建設的頂層設計和管理配套。我國是注冊海員人數世界第一、勞務派遣海員人數世界第二的海員大國,但到目前為止,在國際海事組織現任10個A類理事國中,只有我國和俄羅斯未對船員勞動專門立法。水上運輸是我國對外開放的前沿,早在上世紀80年代,我國國際海運領域即率先對外資開放,經過多年努力,水上運輸已成為我國基礎產業中開放程度最高的行業之一。但在航運業高度國際化的同時,我國在船員管理與國際接軌上仍然存在薄弱環節。主要表現在,

一是涉及船員管理關系的法規數量多而分散,但調整船員勞動關系、保障船員權益的專項法律幾乎沒有。實踐中,主要依據《勞動法》《勞動合同法》《社會保險法》等基于我國國情、基于陸岸職業特點的法律法規來管理船員勞動關系,無法充分體現船員勞動特點和國際行業慣例;

二是主要為行政法規,并非國家層面上的法律,且側重于船員的行政管理,無法滿足新時代海運強國戰略下船員隊伍建設的實際需求。如:2007年出臺的《船員條例》體現了部分船員職業保障特點,但在船員勞動管理特殊性方面仍體現的不夠充分;《對外勞務合作管理條例》、《勞務派遣暫行規定》等規章對船員群體做出的特殊規定,僅限于解決相關管理要求在船員群體難以實施的問題。

航運業是國際化產業,船員的勞動具有國際性特點,隨著航運強國建設的不斷深化,對船員數量和素質需求也日益增加,沒有專門的法律對這一特殊社會群體的勞動關系進行調整,將嚴重影響航海人才隊伍的健康發展,最終影響航運產業的發展。鑒于此,我們建議對船員職業加快專門立法進程,解決好與國際公約和國際行業慣例的對接問題,使廣大船員的職業發展和權益保障有法可依,保障航運業和經濟發展。

二、加快推進船員立法,為我國船員隊伍健康持續發展提供堅強保障

1.通過立法,更加突出船員人才在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中的戰略地位

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,不僅需要強大的船隊“硬實力”,也需要高素質船員的“軟實力”。我國是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,2018年對外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達4.62萬億美元,在2018年全球119億噸海運貿易總量中,我國海運貿易總量為30.9億噸,占全球總量的26%,特別是事關國民經濟命脈的原油、鐵礦石等,更是高度依賴海洋運輸。船員是保障我國對外貿易、推進“一帶一路”建設、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和安全的重要力量。此外,從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建設和海洋執法維權、國防安全等建立人才“蓄水池”的角度,都應該將船員人才放在海洋強國戰略中更加突出的位置,通過立法促使政府、企業和社會形成合力,將其利用好、發展好,為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提供保障。

2.通過立法,加快推動我國航運業和船員隊伍建設與國際產業規則接軌

航運業不僅高度依賴經濟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環境,自身也是高度市場化、開放化的行業。國際航運業有著獨特的、經過歷史積淀的體系化產業規則,只有尊重這些規則,才能順利融入和參與國際競爭,實現本國航運業話語權和競爭力的提升。與國際產業規則接軌是我國航運業蓬勃發展的寶貴經驗:在產業生態上,我國建立了適應國際慣例的包括海事管理、海事法院、海事仲裁、船級社、船東互保協會、船東協會、海員工會等航運產業相關機構的生態系統;在產業規則上,我國出臺了《海商法》并批準和實施了《2006年海事勞工公約》《國際海上人命安全公約》《國際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約》《海員培訓、發證和值班標準國際公約》等一系列國際公約,形成了適應國際慣例的我國航運產業運作規則。船員作為航運產業的生產力要素,船員勞動管理作為我國航運業與國際接軌的弱項和短板,及時通過立法實現其運作規則與國際接軌,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船員法律體系,既是船員隊伍健康持續發展的需要,更是在新時代下以法治建設推進我國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的必然需求。

3.通過立法,持續營造尊崇船員職業的良好法制環境和社會氛圍

船員在社會經濟發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,是航運生產力中最具決定性的力量,其職業具有較強的專業性、較高的技術性、較大的風險性、較廣的涉外性。推動船員立法,有利于提升船員福利和權益保障水平,有利于營造尊崇船員職業的社會氛圍,進而提升船員職業吸引力。目前,主要航運發達國家在船員單獨立法方面都比較完善,如美國、日本、德國、丹麥、法國等,還有一些國家則在其他法律中專列海員立法內容,如意大利的航海法,英國的海船法,加拿大的海運法等,提升船員權益保障水平,使權利與義務相統一,成為各國船員立法的主要趨勢。這些國家通過船員立法,不僅為保障船員權益提供了“硬要求”,同時為全社會尊崇船員職業、弘揚航海文化起到了良好的導向作用。加快我國船員立法進程,必將有助于我們提升全體公民的航海意識、海洋意識,厚植海洋文化基因,進一步涵養新時代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建設的基礎。

留言咨詢

(如有問題請留下正確的聯系方式,我們將盡快聯系您!)

* 姓名
* 內容
* 驗證碼
?

?http://www.npaebr.live 2009 |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WNCMS 湖南海知園船舶管理有限公司

湘ICP備11010694號 技術支持:網納科技

湘公網安備 43010202000064號

三三连码出是什么数字